第250章 偏偏是个不成器的(1 / 2)

江上晏 九黛迟 5200 字 7天前

却听到晏世煊冷不丁说了后面那一句话。

“父父亲”晏清垂下眸,继续手中的动作,将笔挂到了笔架之上后便向后退了两步,恭声道:“是女儿不争气,没法为父亲分忧,女儿该死。”

“为父养了你这么多年,吃穿用度上你也没比你两位哥哥少多少,怎么偏偏就是个不成器的”

晏清听了晏世煊这话,把头埋得更深了些,她一言不发地站在原地,始终不敢抬头看他一眼。

晏世煊却依旧在说着:“你大哥和你二哥两个人在朝堂之上都有所施展,你大哥虽不比你二哥那般智勇双全,但也算得上是永安城这一辈里比较杰出的公子哥,

原本我以为三房所出定也是个儿子,却没想到竟然是个女儿真不知道把你生出来是干嘛用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晏世煊有些悔恨地拍了一下大腿,又道:“是个女儿也就罢了,你身为女儿身,不能上朝堂亦不能上战场,没法给我们晏家添上点光。这些我都不怪你,怪只怪你那个不争气的娘,当初偏偏生了个女儿”

晏世煊抬眼瞧了一眼怯怯站在一旁的晏清,沉沉叹了一口气,又摇了摇头,继续道:“这么多年了,你二哥功绩不断,做什么事情都能有所成就,也给我们晏家添了不少的光。

可你呢为父生你养你,还有什么用你为晏家做过什么我原本打算把你送进宫里,待在陛下的身边,这样我们晏家也能与陛下再亲近一点,对你大哥都有好处。可你这个不争气的”

晏世煊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晏清被他这一下吓得浑身震了一下。

“你这个不争气的皇上他说他看不上你我这张老脸,都被你给丢尽了你瞧瞧你这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哪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模样我晏家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

“还有你母亲,成天就只知道缝缝补补,在院子里种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们母女俩成天吃我的喝我的,何时能为我们晏家”

话还没说完,他又长长叹了一口气,继续道:“算了,我也不指望你们两个能怎么样了,以后只要不给我丢人,就好。”

说完这句话,他似是闷着一团火没爆发出来,又指着晏清大声喝道:“你知不知道你被皇上拒绝了,我再想把你推给哪个达官显贵家的公子有多难你说句话”

晏清愣愣地站在那里,整个人都呆呆的。

她忽然回想起那时被父亲送进宫的时候

那日晏南风将晏清带进宫中,元君曜见了她之后便直接问:“你父亲想让你进宫,且不说你家里人是什么态度,单凭你自己的心而言,晏清,你愿意进宫吗”

“陛下,我不敢期满与你。”她咬了咬唇,纠结了一会儿终将实言说出:“晏清只愿岁岁长安康,能够得一自由。晏清,不愿进宫,”

元君曜道:“也罢,回头朕与你父亲好好说一说,让他尊重你的想法,日后再寻一个好人家。”

他说完这句话,便准备离去。

晏清连忙又叫住了他,“陛下,您能不能,对我父亲说,是您看不上我您就说,嫌我样貌不够好,性子与您合不来,不愿意在宫里见到我,可好”

她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满眼希望地望着元君曜。

元君曜哪能拒绝得了她

他却忽然想使个坏,转过身走到晏清面前,弯下身子望着她的眼眸低声道:“可你的样貌,和性子,朕,倒还真挺喜欢的。”

“陛下莫要说这些玩笑话。”晏清连忙躲开了他,足足离他三丈远。

她忽然跪了下来,磕了三个响头道:“晏清求陛下,求陛下帮帮我。您若不这样对父亲说的话,他一定会想法设法折磨我把我送给进宫里的,求求陛下,帮一帮晏清吧。”

她的声音带着哭腔,脸上写满了无助。

这是元君曜第一次在一个如此弱小的女子面前,听到自己父亲会折磨她这样的词。

元君曜无奈地叹了口气,开口道:“你先起来,你放心,朕答应你便是,朕会对大将军说,是朕瞧不上你。”

那时候的晏清怎么也没想到,当年的那一件事情,这么多年以来,竟然一直被父亲当成了一件可耻的事。

准确的来说,他以她为耻。

就像是,他对柏岑的态度一样。

晏清想起柏岑的下场,又想了想如今的自己,嘴角缓缓泛起一丝苦笑。

她已经被晏世煊打骂了这么多年了,这些年以来,她一直都觉得自己就不应该出生,自己就不应该活下去。

父亲常说,女子不能为官,女子不能上战场,女子不能逾矩不守三从四德。

女子,只能寻一个好夫婿嫁过去做一个好夫人。

可如今,永安城内,没人敢娶一个被皇上拒绝的女人。

那便意味着,她连一个夫婿都不配拥有。

她觉得,自己就是个废物。

她觉得,自己的存在就是个错误。

晏清抬起眸,缓步走到晏世煊身旁,转了个身正对着他道:“父亲您要不然,杀了我吧。”

她啊,早就不想活了。

“你说什么屁话”晏世煊一把将桌上的书册朝她丢了过去。

晏清一时间重心不稳,又被他打了这么重的一下,猛地摔倒在了地上。

晏世煊并没打算过去扶她,而是站起身,指着她的鼻子骂道:“为父养了你这么多年,在你身上花了这么多银子,你给晏家带来什么了你就想死你有什么资格死”

“晏清,你别忘了,没有我就没有你,你还想死我告诉你,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

“我就想不明白了,如今被关在慎刑司的人为什么会是你二哥为什么会是南风为什么不是你”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还不如去牢里把你二哥给换出来也省得每天在我面前碍眼”

晏清捂着方才被晏世煊砸了一下的肚子,忍着疼痛低声道:“父亲,是您说,让我为您整理书房的。”

“我为什么要让你整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