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尹茂一哥哥(1 / 2)

朱兔 花萝卜须 5210 字 10天前

只是在那样的地方是看见是一个跟皇上长得是一模一样的人,任谁都是心有余悸啊。

胜青明明是没有醒,感觉自己的眼皮是有千斤重。怎么也是睁不开。就是感觉好累好累。

“去查查,她刚刚去了什么地方。”皇宫之中活着的人都是七巧玲珑心。皇上吩咐道。寝店里的角落里一个黑影淡了去。

“她能醒了”皇上是看着那把自己叫来的大夫。那人的嘴角一直是挂着一股微笑,若有若无。

“皇上。她能不能醒我不知道,不过是我知道她为什么好转之后,又会这般的严重的差点是要了她的命,就是那大夫的一盏药茶。”那男人信誓旦旦的说道,真是造谣全靠一张嘴啊。都不带打草稿的。“臣下已经给姑娘用了药,要是正确的话她马上就会醒了。”

说着呢,胜青那边就是有了动静,只是喉咙里的一声轻哼。

“将大夫满门抄斩。”皇上一道命令。就是灭了一个家族。大夫医术不精,差点在皇宫里害了人命,这是大罪。

“怎么还不能说话。”皇上看着那胜青是张了张嘴是一个字也是说不出来的问道。

胜青明明是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就是说不出来一个字。

“药效还未完全的恢复,现在那太医已死,他下的毒只能是由臣下慢慢的调配出来,还尚需一些时日。”那男人分明就是奸计得逞的嘴脸。

不过,胜青也不是认人摆布的人。

伸手一把就在那男人不注意的时候一把握住了那皇上的手,自己全身刚刚恢复的力气是那般的额微不足道。

就是那男人伸手要打断的时候。胜青还是不甘心的抓住那皇上的手指头,只是自己的力气太小了,只能是在他的手指上轻轻的擦过。

她要给她信号。

力气用的太多,胜青沉沉的睡过去了。

本来也不是靠着谁走到了今天的,又何必去把自己的浑身的力气都是挂在他的身上呢。人和人之间的羁绊不过是各凭本事,各取所需而已。

“啊玉清那里可就是不清净了,毕竟是武将之家出声。侍卫赶来的时候那金玉清手里拎着一个棍子已经是把那丫鬟是打的血肉模糊,倒在地上不断的抽搐着,那丫鬟的眼神一层的白色的雾状

“来人,把这丫鬟带下去,烧了。”侍卫一看就是知道事情不对,眼神冰冷的看着那金玉清。她的身上还有血迹,手握着刀柄。

“是她刚刚过来忽然是要咬我,要不是我正好是在梳妆在镜子里看到了,她肯定是要咬到我了,她的脖子上似乎是有什么伤口。带着一大块的黑色的痕迹。”金玉清是语无伦次的说道。

“金小姐是今晚上是去了什么地方吗。”那侍卫是冰冷的语气问道。

“没有,我一直都是在屋子里呆着,不曾出去过,不过,这丫鬟向来是不听话,是不是出去过可就不一定了”金玉清这甩锅的本事倒是一流的。

“金小姐这带来的丫鬟一共是两个都是升天了,会不会是太巧合了。”

“你敢威胁我,我以后可是皇上的妃子,你一个侍卫,一个下人就敢威胁我。”从小就是耍横长大的,自然是受不了一丁点的压迫。

“小姐身上都是血,要是属下回去复命这金小姐是被发了疯的丫鬟所伤,也是说的过去的。”那侍卫是语气平淡里带着冰冷的说道。

“你,你敢,我爹爹肯定是不会放过你的。”金玉清是步步后退,伸手是要抓一些的能够抵挡的东西。

然是从那袖子里抓出来了一个匕首。向着那侍卫刺过去,这东西在那侍卫的手里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当”不过是剑鞘一挡那匕首就是掉落在地上。金玉清的脖子上已经是被铁链架上,似乎来人已经备好了。

“后宫之内不能出现匕首,金小姐有谋害皇上之嫌疑,现押送进疏水局,等候发落。”那侍卫手中的刀收回鞘内。

“嘎嘎嘎嘎。”冷宫之中一阵阵的乌鸦的叫声。这里已经是半年不层住过人了。那屋子里不时的传来的铁链的哗啦哗啦的声音是告诉这里还有人在住着。

“果然。”地上有一筐的纸钱,还有女人的衣服上的布条,果然是有人来过了。

这个地方只要是有人来过那就是保不住秘密了。

“将皇上迎回寝店。挑选一名秀女前来侍寝。”皇上是看着那铁链拴着的皇上。眼中带着冷静和嗜血。你既然是要一个假冒的人做我的替身也不要我,那我就非要是坐上这个位置,谁也赶不走我。

“是。”

近三个月不近女色的皇上第一次选女人进宫侍寝。这本就是那后宫之中只想上位的女人的第一次的机会。

一个个的是把自己是打扮的娇艳无比,似乎,只要是今天晚上被选中了,自己明天就能开到了枝头上去的那朵最漂亮的花朵。

被选中的女人正在里面沐浴净身。听见是有人进来了,把自己的衣服是放在了浴桶一边。

“给我擦洗身子。”那女人是骄横的直接是把胳膊伸出水面,心安理得的享受着那身后根本就是没有看得到的那人的脸的伺候。

“哗啦。”水面忽然是变成了血红色。屋子里极其的安静。

“公公,我准备好了。”屋子里一股香气,那女子含羞半帕遮住面孔娇羞的坐着。

对于屋子里的很是明显的香气遮盖之下的血腥味,那李公公全当是没有发觉。

反正,这个结果谁去都是一样的,宫里没了一个人,怎么没的,那真的是太常见了。

“小主公是小心的伺候着,面面俱到,像是对待之前的那些的人一般的对待着。

常在皇上的身边伺候的人那心理素质就是强大,他刚刚才是随着那皇上在后宫之中见到那本来的皇上。一点的疑问都是没有。他接受现实,无论是位子再高他也是一个别人身下的奴才。他效忠的只是那个位子上的人而已。

“赏你的。”那女子上了轿撵还是很是大方的把自己身上的金器拿出来打赏,穷家富路嘛。毕竟以后自己是要当娘娘的,这进宫三个月一来的第一次的临幸就是找到了自己,可不就是那代表自己最是能够一飞冲天的嘛。

殊不知,还有一句话是枪打出头鸟呢。

“请问公公,伺候皇上是有什么需要特别的注意的地方吗,以后的好处是少不了公公的。”那女人是一脸的贼眉鼠眼的说道。满眼的都是计谋。